懷念李世侃同學

靳杰強
世侃每周末必回家與穗珠歡聚,
並肩整理家園。。。。

李世侃是我們班中很受人愛戴的同學。他秉性溫文爽直,與人相處誠懇親切。他又愛好運動,是學校籃球隊的健將。畢業後我們都入了崇基,雖然不是同系,但在課堂走廊、校徑、圖書館和飯堂都常常見到他。在運動會上,他更身手矯健,英姿勇發,使人羨慕。

一九六九年,我和小伴潤嫻在馬利蘭大學繼續學業。一次,崇基學長曹敏敬牧師相約小敘,赫然見到世侃和他的夫人黃穗珠(崇基),正是它鄉遇故知,倍感親切。原來世侃已在春田大學完成學業,正在華盛頓男青年會任職。當時在大華府區的還有朱世華(崇基)和她的夫婿區國樑。自始,我們周末有空,都相約見面。


有一次,世侃特別預訂了青年會在 Chesapeake 海灣邊的一個營地,約世華、國樑和我們一起去捉螃蟹。那海灣是美東藍蟹的產地,這種蟹,肉嫩味甜,聽到已令人垂涎三尺。於是我們買了雞翼做弭,在營地的碼頭佈下蟹籠陣,邊等邊談笑。不覺過了半天,一隻都沒捉到。可能我們理直氣壯的談話,嚇走了那些橫行之物!幸好華威頓 Potomac 河邊有漁人碼頭,我們便直驅賣蟹的檔攤而去,買了半籮螃蟹,到世華家開餐。

世華的父母是很好客的人,照顧我們香港的朋友和馬利蘭大學的留學生,無微不至。世侃夫婦和我們在他們家渡過很多快樂的時光。從參觀房地產,出外郊遊,卧地修車,到攻打四方城,應有盡有,節目豐富,更難以忘懷。

一九七八年我們從德薩斯州回馬利蘭居住,得知李子莊和吳元湘都在大華府工作。自始,我們金中的隊伍便壯大起來,中文大學的校友亦多起來。世侃夫婦當然是校友聚會的主要人物。


一九八六年間,世侃到芝加哥青年會總部履任,穂珠則留守華盛頓。世侃每周末必回家與穗珠歡聚,並肩整理家園。雖然我們見面的機會少了,但間中以電話保持聯絡。直到二零零五年,世侃退休,才再回到我們生活了幾十年的地方。

二零一二年,難得多位美加同學一齊到華府區來作畢業五十周年的重聚。我們遊覽華盛頓故居,在舍下和子莊女兒家暢談,一連幾天。我們好像又回到在校時不知天高地厚的時候了。不記得誰提起藍蟹來,子莊的女兒立即打聽餐館,找到了獨一無二的一間,專供螃蟹。我們那天便飽餐了一頓鮮美的藍蟹。

十一日,收到世侃去世的噩耗。這幾天半夜醒來,都想著和世侃一起的生活點滴,很難再入睡。雖然往事依稀,但有些事好像昨日才發生過,是歷久彌新的。我們的摯友世侃同學將永遠活在我們的心裡。

主頁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