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動物智慧

黃李美慶
這幾隻小朋友竟然每天按時
出現,在玻璃門外等候。。。。

今早起來望出窗外,街道上舖滿金黃色的落葉,疫症期間,街上了無人影,只有幾隻松鼠和花粟鼠不停地拾著橡果從前街走到後街,搬運收藏,留作冬糧。

我們家的這條街,市政府在每間屋前都種了一棵橡樹。以前在香港念小學時,因教科書都是英國的教材,所以內容常有 acorn,這物體出現,雖然知道它是一種果實,但只限於見到圖片,卻沒有和它扯上甚麼關係。就正如在中小學時的算術科用來計算的單位,永遠都不離 pound, shillings and pennies,但時至今日,我卻從未有用過這些感覺上熟識卻又十分陌生的貨幣。

我平日深居簡出,每天都有一定的時間坐在廚房窗前看後院。如果仔細觀察,後園內也有很多活動:有不同彩衣的雀鳥,傍晚有小兔來吃草歇息,整天有松鼠和花栗鼠穿梭在鄰居之間的後園,鄰居的貓也偶有過來打個招呼,稍作休息。


松鼠收集橡果是每年入秋後我的後園必然會見到的情景,因我們前園有很多橡樹,但後街卻完全沒有,所以我家後園就成了松鼠和花粟鼠的物流通道。但令我費解的是,為什麽牠們必將過冬的糧食儲藏在後街而不在本街找糧倉?入冬之後又會不會記得自己藏糧之地呢?

記得數年前多倫多大學曾經做過一項研究,調查松鼠能否有記憶返回藏糧的地方提取藏糧,結果是只有大約少於一半的松鼠可以成功找回已藏之物。

去年冬天的某一日,見到有數隻松鼠在廚房玻璃門外,丈夫便拋出一些一花生餵牠們,怎料到從那天開始,這幾隻小朋友竟然每天按時出現,在玻璃門外等候,望入門內,還站立等著,站起來時合著雙手,看似「請請」的動作。對著這些可愛的小朋友,我們心也就軟了!


跟著下來,整個冬天每日兩次餵飼就成了我們每天的指定動作。每天中午時份和下午四時左右便會有一隻松鼠站在蘺笆上等候,花生一到,其他躲在附近的就相繼出來開餐。來的都是常客,大概有三至五隻。觀察多日後,我們亦認識到,牠們的社會等級,誰是老大,誰是弱小,都有次有序。松鼠大佬們飽餐離去後,身材相對細小的花栗鼠便會出現受餵。

去年的冬天,就這樣過了。春天到來,後園地上的積雪溶解後,地上竟是遍地花生穀!

由於天氣已經和暖,再加上多市也開始出現心冠病毒疫情,我們便再也沒有餵飼這些小朋友了。經過兩三天的停止糧食供應後,牠們也就再沒有定時出現等餵了。

我們明白餵飼野生動物會擾亂牠們的自然生態,但我們所遇到的松鼠和花栗鼠,相信也都是不再怕人和習慣了在城市生活的一群動物,亦懂得如何在城市中覓食。那天我的一位朋友在清理屋簷內的一個松鼠窩時,竟然發覺松鼠在城市社區的智慧。窩內容除了有樹枝,枯草,報紙,膠袋等雜物外,還有 T 恤一件!
主頁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