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妹文

蔡明沅
我一點都記不起來,但對小時的她
印象十分深刻。。。。

今年一月下旬,遠在澳洲的妹妹撒手人寰了。她患的是肺癌,雖然從來沒有抽過煙,可是他的丈夫早年抽煙,抽得相當厲害,所以可能是二手煙害的也說不定。病發是五年前的事了,她勇敢的和癌症糾纏了快五年,做化療吃了不少苦頭。病發時還住在一個小山坡上的房子,每天進進出出相當的吃力。所以後來還搬過一次家,到有電梯的公寓,才比較方便些。

我是排行第四,她是排行第五,相差兩歲左右,所以長大的時候比較接近,也許某些同學可能見過她的。他從聖保祿畢業以後,就去護士學校,結業後,在香港當護士。我從金中畢業後就到台大,後來就到美國,所以實際上相處的就是從小到中學畢業那段。當時家中窮困,可是卻留下很多美好的記憶。例如:坐一號巴士到跑馬地山頂,然後走路到淺水灣海灘,還背了一鍋菜飯,坐電車到堅尼地城泳棚去游泳,還有暑假時每個禮拜輪流一天,兩個小孩一組,買菜回來學做飯,這些事情我都記得。

可是也有些事情她記得我倒是記不得了,有一次和她閒聊她說讀小學的時候我曾經教她算術,可是講來講去她還是不明白,發起脾氣來把書一摔說不幹了,我一聲不吭把書撿起來再慢慢地對她解說。我一點都記不起來,但對小時的她印象十分深刻。另外我們兩個常常在一起洗碗(我也記不得了)當時我在金中唸正氣歌,我一邊洗碗一邊教她唸,唸多了她也學會了。還有琵琶行,大概因為鏗鏘有聲容易入口之故。其實她熱愛中文,可是爸爸不知情,把她送到英文學校,有所失誤呢。


在她病發期中,我曾去過澳洲三次探望她。2018年她也到美國來過一次參加兩個姪女的婚禮,那是最後見到她的一次。因為疫症,她兩個在香港工作的小孩也好不容易的返家去送她最後一程。我們手足就透過網絡和她談了兩次話。到後來麻醉藥多吃了精神不足支撐,連談話都有困難了。我錄了朗誦正氣歌給她,對她說如果有來生我還想和她做兄妹,之後她悄悄的走了。

她的信仰甚深,希望已經永生在一個更好的地方。
主頁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