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信短柬兩地情
黃志涵
敏收到恆的長信後,果然立即回了一封短柬,言短情長,
暖流和蜜意直透恆身上每個細胞...

莊恆很順利地在安省滑鐵盧大學辦妥了註冊選科的手續。博士課程研究生的身份帶給他很多方便,在註冊處不用和本科生一道排隊,去圖書館有專用的小書房,甚至租屋時,房東看看研究生的身份證便不再東查西問,很樂意租出,恆是和另一位香港來的政治系研究生胡文兆合租一間兩睡房的舊公寓,廚、廁、浴室齊備,離校園不太遠,走路約需二十分鐘,若坐巴士只需三數分鐘車程,不過這巴士每半小時一班,除了在嚴冬天氣不能走路外,其他月份裡,走路和等巴士、坐巴士所需的時間,是差不多的。一般租給學生的公寓都包括簡單傢俬、爐頭、雪櫃、煮食工具和碗碟等,對學生來說,真的提供了很大的方便。恆和文兆所租的公寓還有現成可用的電話,可以直接打出長途電話,當然要自付電話及長途通話費,恆覺得這是小公寓具吸引力的一個優點,因為以後打電話給明州的曹敏時,便簡捷得多了。

「敏,我到滑大後已租了地方居住,也辦妥註冊選課,兩天後便要開學了,一切都很順利,不過,很掛念妳。」恆直接撥電到明州達桑尼鎮曹家,這天是星期六,敏回到父母家中。
  「我也想著你。開學了,大家都要努力學業,早點完成學位。這學期我恢復全職學生地位,修科都在日間,也辭了日間貿易公同的工作,希望一學年內補足研究院的課程,再用半年至一年時間寫好碩士論文,便可完 MBA,之後找工作便不用只做打字、秘書等刻板的工作了,」隔別了一星期,敏好像有無盡的傾訴: 「你在滑大有沒有朋友, 會不會很孤單?」

「不會,這兒也有很多中國同學,現在和我同住的胡文兆也是在香港已認識的,大家很合得來,這幾天他也給我不少幫忙。我住這裡,地方雖然小,但一人一房,很自由適意,打電話也方便,所以,我可以隔天便和妳通話。」恆很興奮雀躍提出隔天通話的建議。

「那可不成,長途電話太貴了,而且兩邊都要等電話,花太多時間了,現在大家都朝同一目標進發, 要珍惜光陰和彼此信任。 你還保持每星期寫信給我的良好習慣吧,既親切又講得詳盡透切,真有要緊的事,才通電話吧。我雖然不喜歡寫信,也會抽空回你短柬,以免你掛念。」

「妳不要規限我每週一信,好嗎?有時遇上一些特別的事,或者情緒波動時,我便很想寫信和妳分享。我寫信很快,不會花一個鐘頭以上,但寫完了便心境舒暢,情緒平復下來,工作效率也提高哩。」

「好的, 就這樣吧, 其實我也很喜歡讀你的信。現在收線了。」看似溫柔文靜的敏,其實有她爽朗決斷的一面。一週後,恆寄出了一封信:

『敏:

忍了好幾天,終於可以寫信給妳了。

這星期我參加了由瑰府大學主辦的「現代中國問題研討會」。我系的多位教授和研究生都一同參加,由教授們輪流駕車,師生幾人早出晚歸,同車共餐,頗有孔子帶領弟子周遊列國的感覺。研討會為期三天,首兩天上下午都請了學者演講,下午演講後便分組討論,晚上另有酒會和座談會。第三天則只有早上播映一套有關中國文革的紀錄片,之後便散會, 留下很多時間讓各與會者交流意見。 除了晚上的酒會外,我參加了全部項目,因為我今年所選科目中,正好有「現代中國社經發展史」一科,來參加就等於上課。

被邀作專題演講的中西學者中,以一位華裔加籍教授最為出色。這位林教授自小在美國接受教育,學成後於1950年代從加拿大返回中國工作了十多年,據說曾為周恩來總理工作。文革前兩年他返回加拿大,先後任教於UBC和 McGill,是一位出名的歷史學教授。 他口才極好, 急才更出眾,無論自己演講或主持辯論,都能縱橫馳騁,嬴得多數聽眾的支持。他擺明立場是社會主義者,所以對於中共政權的一切政策,都予以理性化和美化,對於文革.更加百般維護和支持,是一名「理歪氣壯」的雄辯家。和林教授打對台的是中華民國駐加大使館的一位文化參事張先生,這人老老昏昏的,外貌有點似毛澤東。他特意來是要製造一些反中共的言論,但理論水平低, 言詞也不流暢, 不能引起共鳴。由大使館安排發言向林教授問難的台灣學生,也是詞不達意,擊不中要害,結果反而令林教授從容作答,再得到人們讚賞支持。可以說,張參事不來,林的支持率不會這麼高;也可以說,林憑一人之功,已使中華民國駐加大使館多年的工作成績大打折扣,難道中國政府真的找不到一些年青有幹勁的人才嗎?研討會的其他幾位講者是美加的學者教授,多數都曾在近期訪問過中國大陸,一般來說,對中共都有好感和偏幫,所以整個研討會的氣氛是對中共有利的,傳聞在研討會中已有人發起簽名運動,要求加拿大政府承認中共政權,這當然是受林的影響而達成的政治收穫,看來國府又輸了一仗了。

我在小組討論中,曾就香港問題發言,指出多數香港人不認同中共文化大革命的暴力手段和「只破壞、不建設」的作風.所以文革之風在香港雖然導致示威、罷課和暴動,但擾攘一年後,便無以為繼。簡短的發言,似乎也得到一些與會都的支持。

開學後妳的功課很忙嗎?讀書不要太夜,眼睛健康要緊。我每天煮一餐晚飯,和文兆及另一位從馬來西亞來的華裔學生合伙,分工合作,飯後由他們負責洗碗和清潔廚房,我便可以早點到圖書館溫習。現在讀書很專心和集中,再不會如以前的胡思亂想,心神不定,所以很有效率,寫論文的興趣和信心都提高了。還有,現在我已可以用打字機邊作邊打,雖然慢,而且錯字不少,但已不需要付款找秘書小姐代打字了,繼續努力下去,也許半年後速度可以及得妳的三分之一吧。有了妳的愛和鼓勵,我覺得學業已在掌握中,希望妳也有同感吧!擱筆了。 恆』

敏收到恆的長信後,果然立即回了一封短柬,她將修課的情況告訴恆,並說會在週末回父母家時致電滑鐵盧,以減彼此的思念。言短情長,暖流和蜜意直透恆身上每個細胞。

未完待續...
主頁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