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疫分享

陳明生
發現喉嚨痕癢,忍不住
就咳兩聲。。。。。

一年來,每天最關注的新聞就是新冠肺炎的疫情,尤其是香港和悉尼的景況,例如受感染人數、住院人數和入住 ICU人數等。又關注兩地政府的防疫措施。

去年,十一月以前,住在悉尼仍覺心安,因為疫情比英美德意法和加拿大輕得多。但是,自從去年十一月廿七日出現兩宗來自非洲的變種Omicron個案後,悉尼疫情真如世衛所說,像海嘯式爆發。十二月初,每天新個案是數百個,月中升至到數千個,聖誕後急增至每天數萬個。悉尼衛生署的防疫措施向來謹慎。居民外出用安心出行。購物或光顧餐館必掃二維碼,方便追縱。若是與確診者短暫處於同一地點,便視作緊密接觸者,茈O前往檢測。所以,檢測站頭常出現車龍。我和女兒曾駕車輪候九十分鐘才完成測試。

後來,前往測試的人太多,檢測人員應付不來,結果頒佈滯後,政府於是重新定義何謂緊密接觸者:指的是與確診者相處四小時以上的才算數。目的是舒緩檢測站的工作壓力。這項頒佈何其荒謬,這就是政治。


一月四日早上起來,發現喉嚨痕癢,忍不住就咳兩聲,無痰,無發燒,味覺和嗅覺都正常,精神亦好,像以往初患感冒一樣,便不以為意,進食治感冒成藥和蒜丸治理。兩三天後,症狀頂揭茈倥迭A便安心繼續自我治療。

到了一月八日,在家人催促下,自行檢測(即是快速測試RAT) , 結果得知陽性,確實染上了病毒,立即開始自我隔離,困自己在房中,飲食由太太放在房門口。家居即時清潔消毒。到了一月十一日,星期二,自覺數天來身體感覺良好,按衛生署指示前往做PCR檢查,可惜仍是陽性,無奈要繼續隔離七天,等待一月十八日再檢。

我是個好動的人,獨困斗室之中十數日確實難受。幸好有電腦和手機相伴,可看YouTube , 收聽粵曲,透過 WhatsApp和WeChat與親友互通消息,溜覽網上新聞。


朋友傳來南懷瑾(黃帝內經)講座的連結,長十一小時,我分段觀看,對五行醫理,養生之道,增添了不少知識。又想起數年前,參加南太平洋郵輪之旅,孫兒送來一盒顏色筆,便拿來作畫一幅。畫作是以月初拍到的舢舨照片作藍本,畫功幼稚,慚愧。

我於去年七月廿九日打完第二針。到十二月廿九日剛滿五個月,合乎打第三針條件,即去接種。幸好完成了三針,染疫病情不致嚴重。感恩。
主頁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