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為巧婦     趙自珍
在家嬌生慣養的小姐少爺們,
在出門到外國之前總是苦口苦臉,
連開水也不會燒的怎樣解決三餐?

自然沒有聽過,留學生在美國餓死的事,在宿舍飯堂,在小餐廳,吃即席麵、麵飽,總有解決的辦法,說不定,在外幾年之後,回來變了一個好廚子。

我反而發覺,不少煮得一手好菜的,到了外國,反而英雄無用武之地。以前在法國我覺得如此,在美國多年,更加覺得如此。
記得在法國時, 我們在家請客, 我和嫂嫂二人,花了兩天,合中法之大成弄了個橙子鴨(嫂嫂是法國小姐),用「老抽」混橙汁,鴨先塗蜜糖再風乾,做出來之後橙味恰到好處,鴨片又香又脆,自然還用雕花的橙皮砌成圖案來伴在碟邊,我們的主客都說:「我不吃皮。」而且還說:「我覺得,現在新出品的電視餐也不錯,他們也有一道烤鴨,美味又方便。」我和嫂嫂二人幾乎沒跑回廚房痛哭。
那時候一個好朋友美寶是個做點心的好手,她有一個周末自告奮勇做蛋糕,全用雞蛋和牛油,一滴水和牛奶都沒有下,忙了一個下午,蛋糕出爐時又香又好吃,怎知在座有幾個人都說:「不錯是不錯,但跟超級市場買回來的差不多,何必麻煩。」另外有一位太太還說:「美寶,下次要自己弄蛋糕,超級市場有一盒盒甚麼樣香味都有的材料,一加水拌好放進烤爐就成了,不必花老半天,又提心吊膽怕份量不對。」美寶自然也哭笑不得
我的大媽媽在馬來西亞住了一陣子,所以我也跟她學會了弄馬來餐。初到紐約第一次請客,想特別一點,便弄來一桌不同的沙爹,沙茶醬材料列出來一大張單子,差點兒跑遍紐約才找齊,還要全部搗碎,弄了一整個周末,好在沙爹醬弄出來,甚有水準,客人也沒有說甚麼掃興的話,心想,總算不負大媽媽訓練我的一番心血。那天晚上睡得特別香甜。
次日收到其中一個客人的謝簡,附來的是一瓶大陸出品的「沙茶醬」。
主頁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