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家界遊蹤(四)── 南方長城      黃志涵

「中國南方長城」你聽過嗎?

中國北方的萬里長城是人所共知的旅遊勝地,有二千多年歷史,也是人類古文明五大奇蹟之一,同學中曾踏足長城做好漢的,大概總也過半。不過,到過南方長城的人可能不多吧。當我們遊過湘西鳳凰古城後,翌日清早便坐旅遊專車前往參觀南方長城,只不過數十里的路程,車行兩小時多才到達,因為這公路正在擴建維修,路面全部掘開,公路變成坭路,我坐在旅遊車最後排座位,雙手緊握著前面座位的椅背,有如騎馬一般刺激,心中在盤算坐上這輛在路面上奔馳拋動的旅遊車,交通事故的發生率有多高?我是否參加了一個高風險的旅行團?

南方長城在明清的古籍都有記載,在<鳳凰廳誌><辰州府誌>中,稱之為「苗疆邊牆」。邊牆大部份位於湘西自治境內,呈南北走向,由一條頂寬三尺、底寬五尺、高八尺的開放式牆及根據地形成。建築日期由1554年(明朝嘉靖年間)至1797年(清嘉慶年間),以近二百五十年的時間斷斷續續地分期建成,邊牆完整體系形成時,全長約七百餘里。北方的雄偉長城號稱「萬里長城」,南方的苗疆邊牆只能稱為「千里長城」吧。

為什麼明、清皇朝要建南方長城呢?原來又是涉及統治者與少數民族的紛爭,據府誌所述,建邊牆(長城)的主要目的是針對湖南和貴州邊界苗族聚居地,起著劃分疆界與軍事防御的作用。明清兩朝的帝皇,對於苗、瑤、黎、土家等少數民族一向都欺壓多於愛護,很容易引起少數民族反抗。稍有反抗,朝廷便視之為叛亂,派兵鎮壓和殺戮一番,之後有關官員將領又大吹大擂地報功領賞,以少數民族的頭顱換取個人的功名利祿。然而高壓手段始終不能服眾,於是朝廷便責令地方官吏築牆護境。牆內是漢滿族和已歸服朝廷的「熟苗」居住,牆外則是仍然聚居於苗寨,保留著少數民族風俗文化的「生苗」。單靠只有八尺高的城牆,真的能抵禦生苗的攻擊嗎?當然不夠,明、清皇朝靠的還有一套「以苗制苗」的策略,他們收買了苗族的一些領袖,封以「土司王」的地位,給他們很多特權,讓他們統領苗族,齊齊臣服於皇朝。這些土司王不獨有自己的疆土和宮室,還在轄區各處設置行宮,我們行經黃絲橋古城時,就看見一間建築宏偉的「土司王行宮」,建在河溪小瀑布上,相當有氣派,今猶如是,可想當年這些土司王的顯赫權勢,是何等風光?

我們參觀南方長城,只集中在一個名為「五寨司城」的景點,從公路停車場走上三百多級石板台階才能抵達以巨石築砌的城牆,從這城門進內,原來是倚山而建的一個大校場,其周邊除了被城牆包圍外,還殘存著碉樓、營汛、哨卡和兵丁營舍等古舊建築,雖說殘存,其實不少建築都是在文化大革命後重建的,真正的古物不少已遭文革摧毀。

大校場約有六個足球場之大,當中橫放著兩把鐵鑄關刀,小的一把約十呎,重三百磅,據聞昔年果真有勇將健卒能揮此刀殺敵。大的一把長達四十呎,單計刀刃部份已大如一個人的身軀,刀柄粗如炮管,刀重約兩噸,明顯不是人類可揮動的兵器。原來這把巨型關刀,是清朝一個將領為了穩住軍心和提高士氣而鑄造。昔日駐守的官兵都很害怕苗族巫師放蠱下毒的法術,加以疫症不時流行,弄到人心惶惶、軍心散渙,將軍秘密在湘中鑄刀後運回城內。對士兵說這是神刀,足以鎮住巫術,庇佑士兵百毒不侵,這心理戰術果然奏效,軍心穩定下來,疫情也平緩了,巨型關刀代代相傳,果真成了鎮城之寶。

大校場另一端靠近城樓的石地上劃成一個全球最巨型的圍棋棋盤,足有四個籃球場之大。據介紹,全球圍棋高手大賽就在這裡舉行,上一次比賽由中韓兩位九段高手對奕。巨型棋盤上的黑白棋子分別由武當及少林弟子身穿黑色和白色衣服扮演,兩位棋手坐在城樓上居高俯視棋盤上的變化,成為圍棋壇上的佳話。不過全球圍棋大賽是一項國際盛事,能否繼續在僻遠而且旅遊配套未達國際水準的「五寨司城」舉行,大有疑問,也許這只是湘西旅遊界一項吹水的宣傳攻勢吧了。


註:本文插圖由尹日成提供
主頁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