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箸菜

趙自珍
「妳怎麼看來像一『箸』菜,漂亮衣服都那裡去了?」

有一次去接香港來的朋友,一下機她們就大嚷:「怎麼妳走了樣?」

「甚麼走了樣?」我莫名其妙。

「妳來香港的時候雖然不是濃妝艷抹,但也齊齊整整,妳這樣算甚麼了?」

我低頭一看自己,也不禁失笑起來,那天是周末,我穿了一件黑色衣褲相連的工人裝,運動鞋,半長不短的頭髮用一條絲帶隨便一紮,的確跟在香港晚宴的時候兩個樣!

我初出校門之後的第一份正式工作是在一間「厘士」公司的設計部,顧客大部分是中年以上的內衣設計師,穿著保守而優雅,不在公司上班的老闆娘來找我吃午飯,我莫名其妙的去赴約,天南地北一番她才吞吞吐吐的說:

「聖誕節快來了,今年的花紅大約不會太少,假如我建議妳去買一些名貴的套裝來上班穿著,妳不會介意吧!」

我差點兒沒有噴飯,想一個二十歲剛出頭的小丫頭穿名貴套裝,實在不倫不類,不過想深一點也是事實,那時候我一張娃娃臉,加上學生裝,那些資深的顧客很難會完全接受我的意見,就在那時候,我認識華倫天效、Dior、Chanel 等一大堆專門製造淑女形象的設計師,穿高跟鞋,把頭髮都盤到頭上,大作其「小婦人」狀!

換了一家做高級人造纖維的公司,顧客比較複雜,也不必如此一成不變,於是除了淑女型的套裝之外,也可以穿比較不那麼嚴肅的連衣裙,或者長褲套裝,都是比較嚴肅一點的典型職業婦女裝束。

轉到做純棉的公司之後,顧客都年青起來,一時變得像老太婆,那時對裁剪適體的名牌衣服中毒已深,看較年青設計的衣服縫工怎樣也看不上眼,找裁剪適體,衣料精美的年青人服裝簡直是夢想,幸好那時候,Thierry Mugler,Montana 等輩出,設計一脫古板嚴肅的淑女型,而著重於新穎,帶點新潮的活潑。

只是年年歲歲都要打扮,實在是件很花精神的事(不算錢的問題),有時候,想起來都教人疲倦,所以漸漸,每星期五,都隨隨便便的見到甚麼就穿甚麼(周末更不必說了!)再下來,其他的上班日子也以舒服為上,一切收腰的,窄裙的都束之高閣,只有偶然見到的時候拿出來亮亮相!倒反而是失意那段日子,把顏色鮮艷的衣服全拿出來,每天也好好的做頭髮、化妝,總不能讓天下都知道,為了區區一個男朋友,就憔悴如斯,到一切如常的日子,卻又漸漸走回「舒適」的路,怪不得林燕妮常常笑我說:

「妳怎麼看來像一『箸』菜,漂亮衣服都那裡去了?」

主頁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