曉明社解碼         黃志涵

趙之璋謙稱當年獨力出版「嘗試」是為了「好玩」,而刊物只在十餘位同學間傳閱,不算是真正出版期刊。之璋謙謙君子之風,一如以往,數十年不變。

然則,那十餘位傳閱「嘗試」的同學是誰呢?他們就是「曉明社」的社員。當我們升上高中三和搬到北角新校舍後,課餘共敘的機會多了,同學的關係也密切了,另一方面,中學會考已迫近眼前,大家都感到考試的巨大壓力,覺得互相督導,加緊溫習是應付會考的良法,所以便以趙之璋、馮光漢、彭益明、尹德勝等為首,組織一個讀書溫習小組,定期聚在一起研究功課和互相解答學業上的困惑不明之處。

這個社的成員約十餘人,多數是居住北角和灣仔一帶的乙班同學,之璋可能仍存有社員名單。由於我住在九龍深水浦,路途阻隔,不可能定期到北角或港島其他地區出席集會,而且一向慣於獨自溫習背誦,所以並沒有加入曉明社,只從之璋處聽到他們的活動,所以當該社委任之璋出版「嘗試」時,我也有機會投稿。

中學會考後,同學們各散東西,有繼續升讀台灣各大學或香港大專院校的,有報讀師範的,有進入政府英文特別班的,也有投身社會,在警界、護理界、商界工作的。然而,曉明社並沒有因大家畢業而馬上解散,它繼續存在並改了以「聯繫同學友情,在學業和事業上互相關懷和幫助」為目的。大家都不需受中學會考威脅了,所以集會便以敘餐和旅行等輕鬆歡暢節目為主,時間也改在週末或假期,希望將中學同學的純真情誼保持下去。

改變了性質和目的的曉明社對畢業後四散的同學有更大吸引力,所以它加收了會員,我也在這時正式加入,成為後輩社員。記憶所及,當年的一班好友如:謝康琪、謝煒邦、李子莊、蔣倩薇、周鎮球等都是社員,而社的骨幹人物仍是之璋、益明、德勝等原先的創社社員、至於集會地點,除了酒樓餐廳和郊遊勝地外,常去的是益明位於清華街的住所,她是好客而且有組織力的人,很多時大伙兒在她家暢談、吃飯、聽音樂後,還拉大隊去看晚上九時的尾場電影,我從來都少看電影,但在曉明社友的影響下,有一次還看了尾場的邵氏巨片「不了情」。可憐當時一邊聽著顧媚的歌聲,一邊心急如焚地盤算著散場後如何趕巴士、趕船回家,若是回不了家,那便得流落油麻地小輪碼頭了。

曉明社一次較特別的活動是旅行沙田並探訪周鎮球在沙田村的家。從沙田火車站走了大半個鐘頭的田基小徑才抵達周家,大家得到周世伯和伯母的盛意款待,飽嚐沙田肥雞、油菜、和山水豆腐外,還充份欣賞田園風光,塵懷盡滌,心爽氣清了大半天。這次旅行遠足,倩薇大概是主角了吧,只見她和鎮球步履輕快地走在前面,毫無倦態,我們故意放慢腳步,遠遠在後面欣賞田間瓜菜作物,深深領略「助人為快樂之本」的感受。

主頁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