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強人(三)

趙自珍
人在江湖,總不成讓祖業
敗在我手中啊....

兩年不見珍妮,再見的時候小丫頭已經搖身變為三藩市大製衣公司的總經理,居然念念不忘舊情,也不顧她手下一班設計師和我公司的營業經理等一大班人悶等,把我拉回我的辦公室去暢敘離情。

看著珍妮的艷妝華服,我只能在眉梢中找到那一點點似曾相識的影子,無法把眼前人和穿牛仔褲、運動鞋的小女孩相連起來。

珍妮卻毫不拘束,好像把女強人的面具拿了下來,絮絮的告訴我她本大就是那家大公司總經理的小女兒,一早就給父親訓練為承繼人,家中兩個哥哥都是專業人材,一個是名律師,一個在醫學院,在猶太傳統上,已經光宗耀祖,龐大的事業總要有人承繼,但珍妮夢寐不忘作明星,結果鬧得不歡而散。珍妮自小嬌生慣養,工作高不成低不就,反正公司大,職員數以千計,跟珍妮談得來的高級職員就把她帶來紐約,給她一份起碼的工作,讓她晚上可以去戲劇系上課。

「那妳怎麼做起總經理來了?」我還是在霧中。

「我不大願意相信自己沒有演劇天才,只是紐約和荷李活都臥虎藏龍,競爭很大,加上前年爸爸心臟病發,到底父女一場,加上不大得意,只好巴巴的回家!」

「臨走也不告別,」我埋怨:「害我白白掛念這許久...」

「不好意思啊!我豪情干雲的離家,要在家中的公司工作已經沒意思,要扮浪子回家,更加沒意思!」

「妳看來倒幹得有聲有色!」

「人在江湖,總不成讓祖業敗在我手中啊!」

我看著手錶,想著市場周那見不完的顧客,只好把好多問題都悶在肚裡,和珍妮一起走進會議室。

我和珍妮都沒有理會剎那肅靜下來的會議室,沒有理會好奇的目光,她在會議桌首儀態萬千的坐下繼續做她的女強人,我含笑打開這一季的新設計,正正經經的跟她們談生意。

會議中珍妮的設計師都誠惶誠恐是意料中事,就是五碼十碼的樣本也徵求她的意見,意外的是珍妮不苟言、不苟笑,但語出中肯,區區的兩年經驗,絕對不能分析得這樣有條理,大概跟她生長在時裝業的家庭中,耳濡目染,加上她的努力和天才有關,時裝到底是奇怪的行業,我們常常說:「假如你有條件就是有條件,沒有就是沒有!」今日的珍妮,自然佔盡天時地利,希望除了時裝業上的成功,有一天,她的明星夢也有償還的時候!

全篇完

主頁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