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箱上的人
趙自珍
從來沒有看到過這許多海鮮,
越看越有味道....

我看過美術品拍賣,古董拍賣,建築物拍賣,但是從來沒有想到過,一天會去看漁獲物和蔬菜的拍賣。

這次是第三次到東京的漁市場,上兩次都去得太晚,清晨七時已經冷冷落落,昨晚和一班老友記談到清晨三時,大家都興致勃勃,決定梳洗換衣後,出發到漁市場。五時正,在帝國酒店的大堂集合,一行六人,分兩部計程車,浩浩蕩蕩的朝漁市場出發,旅店離漁市場只有十多分鐘的車程,兩部計程車都很不開心,放下我們便走。

我一看跟上兩次來的地方都不同,五時多,還是黑漆漆的,望見三四條街外,有一所只有一層樓的大車房,堶捫O火通明,大約錯不了,便朝那邊走。

走進去,看見一檔檔擺滿鮮魚、鮮蝦、鮑魚、帶子,從來沒有看到過這許多海鮮,越看越有味道。走過一家平房又一家平房,到出面在海邊只有上蓋的地面,老天,是一大堆排列整齊的鮪魚,那些我們在壽司店叫「端拿」的,每條都有十多呎長,有一個戴帽子拿著一大疊紙的中年人,站在一個木箱上,一手用筆在指指劃劃,口中一面飛快的喊著,旁邊的人有些拿著小型手電筒逐條去看。

那鮪魚的樣子像充滿氣的氣球一樣,漲卜卜的十分可愛,然後旁邊站著的人,有人偶然輕輕搖搖手,木箱上的朝那人點點頭,大約交易定了,木箱上的人走下來,朝另一堆魚走過去,旁邊的人議論紛紛的又跟著,這一堆,比上次的小了很多,每條大約八九呎,奇怪的是全都同樣大小長短。

這樣一堆一堆的走過去,真不知道那堥茬o許多魚,交易之後立刻有柴油車過來,一條一條的搬走,有些立刻放進急凍箱中遠運各地。漁市場另外一邊是蔬菜拍賣市場,一箱箱的蔬果,在牆的黑板上用粉筆寫明來源及重量,也有一個人站在木箱上,像許多其他拍賣官一樣,唱歌似的一直飛快地數著....

依依不捨的走出來,天已經開始微亮,看看勞碌走過的人群,我們決定找一家小食店去嘗嘗勞動大眾的早餐。

主頁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