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見小學

李美慶
劃了十字聖號後,恍然就像進入了
一個時光隧道....

上月回港期間,得知我以前就讀的聖德肋撒小學將於今年(2008年)7月結業,特別回去看一看。

學校附屬於九龍太子道的聖德肋撒天主教聖堂後面,由於校舍不大,當年校內很多活動都在聖堂及其副堂內舉行,所以聖堂也就是我童年回憶中的一個主要地方。

入屋要叫人,入廟當然要拜神,所以下車後便先到聖堂內敬神。入到聖堂,用手指在入口處的聖水盆內沾了聖水,劃了十字聖號後,恍然就像進入了一個時光隧道,兒時的回憶立刻一幕幕地展現在眼前。

在這聖堂內,我第一次認識到天主教是甚麼。記起我曾每天都跪在這裡唸經、祈禱、望彌撒,每星期天都參加這裡的詩歌班在彌撒內唱詩、當義工、派發經文和詩歌紙給會眾。想起我當年在天主面前所祈求和立下的心願,更再一次見到每星期向神父辦告解的告解亭。真不明白為何那時每週都有那麼多的垃圾要倒(將在過去一星期所犯的罪告訴神父),依照神父的命令唸過若干遍的玫瑰經後,下一個星期天又帶著一大桶的垃圾來辦告解。我中小學都在這區唸書,這聖堂也就是我童年和青少年成長的一個重要部份。

穿過教堂旁邊的一條小巷,便來到學校。五十多年來,兩層高平房式的校舍一點也沒有改變,只是昔日操場旁的一排班房不知何時已經被拆卸,建成了今天的天主教明愛中心和明愛賓館。

聖德肋撒小學建校於1952年,我在1957年入讀該校二年級。當時是分上下午校,上午校為英文校,下午校是中文校。在那個年代香港未有正式的國際學校,居港外籍人士的子女,除了報讀港英政府為英軍家屬而設的英皇佐治第五校 (King George the V School 簡稱KGV)外,便要入讀一些願意收納外籍學生的本地學校,而聖德肋撒,便是其中一所這類形的小學。故此,我亦有緣認識一批外籍的同學,因而有機會在幼年時便能接觸到不同族裔的文化。

首任校長鮑鍾慧蒔女士 (Mrs. Maria Lourdes Bau) 是美國歸僑,故此在配合香港教育司署指定的規範之餘,亦採取了一些美式的教育元素來辦學;還記得我們當年音樂課所唱的歌,都是一些美國的民謠,如 Old Black Joe, Dixieland 甚至還有 The Star Spangled Banner!

當時學校的規模不大,每級只有一班,而班內人數也比較少,所以校長,老師和同學的關係都很密切....五年級的班主任譚老師和我們幾位同學到深水浦的紙品店選購彈性特強的皺紙做玫瑰花佈置學校的開放日;我自幼體弱多病,校長教我要多飲含有魚膠粉成份的飲品來補充營養等等。

校長Mrs. Bau 每天都是乘坐巴士回校,很多時在放學時都會和我坐同一巴士回家。有一天我和幾個同學在巴士上談笑,說到興起時,聲音也越來越大。下車後校長沒有責罵我們,只是對我們說以後在公眾地方不可 make too much noise,有失儀態。

剛巧是中午放學的時間,我和丈夫志涵很順利地進入學校。二樓的校長室,仍在以前的位置。見到現任的范蒲靈校長,才知道首任校長 Mrs. Bau一直在校服務四十四年,於1996 年才退休,現年九十多歲,仍是十分關心校務,確是一個傑出的教育人。范校長送給我一本學校於 2002 年慶祝學校金禧時編印的紀念特刊,其中有不少珍貴的圖片, 而鮑校長的儀容仍是我記憶中的一樣,只是看來比以前老了一點,但仍是和昔日一樣容光煥發,精神奕奕。小師弟師妹們今天所穿的校服和以前的一式一樣,完全沒有改變。

五十多年來,學校都是選擇小班教學,也未曾擴建校舍。曾經聽過有一首歌,提到當我們小的時候,聖誕樹看來十分之高大,經過相當時日,及周邊環境的轉變,我們繼而長高長大後,聖誕樹便變得細小。在這過程中,雖然很多人和事,都不復再,但從中所能領受到的,也是十分珍貴的人生經驗。今天重臨這培育我長大的地方,令我感想良多。今日所見的聖堂和學校,都比我印象中小,但我在這裡渡過的日子,所經歷的事,所受的教導,卻令我一生受用。就讓我在學校將要退下來的時候,向多年來為學校默默耕耘,培植無數幼苗的校長和老師,獻上一份真摯的感謝和敬禮。

主頁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