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職場 (十四)

黃志涵
要控制和消滅疫情,只需
滅蚊或宰豬....

在禽流感和沙士兩大傳染病出現前,香港的主要傳染病是瘧疾、霍亂和甲、乙型肝炎。霍亂和甲肝都是經由食物傳入人體、乙肝則通過人們性行為、輸血、或母嬰傳染,瘧疾則由蚊叮人體傳染。醫護署對於監控及治療這幾種傳染病,都很有經驗和把握,不過1980年代某年秋天,當傳染病季節,已差不多完結時,新界荃灣區卻呈報了兩宗日本乙型腦炎的疑似病例。這病傳染性雖不強,但死亡率高,而且病人的後遺症很嚴重,易引起社會大眾恐慌,所以當第一、二宗病例確診後,流行病學師便聯同高級統計師周琪設立專責小組,嚴陣以待。

其後一星期,日乙腦炎病例繼續在新界東包括荃灣、大窩口、葵湧和青山灣出現,已形成小型爆發。日乙腦炎不能人傳人,只經由蚊將病毒傳人,這是一種特別的蚊,它們在叮咬和吸取活豬血液後,便將乙腦病毒帶到體內,這病毒對蚊的身體一無影響。但當這些蚊再叮人時,乙腦病毒便經由蚊的吸血尖咀傳入人體。病毒的宿主是活豬,必須加上傳播病毒的蚊才能引至傳染病爆發,所以要控制和消滅疫情,只需滅蚊或宰豬,任擇其一即可。

當年未有大規模殺雞以阻截禽流感的經驗,而且大規模宰豬比殺雞困難得多,所以滅蚊是最恰當有效的方法。漁農處及市政署配合流行病學師的請求,派出大量人手在新界東各區一方面捕蚊鑒別。另方面大規模滅蚊,同時勸喻市民盡量避免被蚊叮。在三個部門的通力合作下,新界東的新病例顯著減少,料想三至四星期後便可完全消滅病例。雖然已確診的十多宗日乙腦炎中,有三病者死亡、二人癱瘓或失智,但疫情不算失控,大家可以鬆一口氣。

可是兩天後疫情有反覆,在港島跑馬地藍塘道、成和道出現三宗確診病例。流行病學師對此大惑不解,因為根據政府資料,跑馬地沒有農村或農舍,港島只有赤柱、薄扶林、掃桿埔、及大坑幾區有零散的養豬戶。流行病學師和周琪,將不解的疑團反覆研究,找不到解答,周琪立即放下一切工作,火速趕回統計處總部的戶口調查組,向他們借閱1981年戶口統計跑馬地區的街道詳圖。發現在藍塘道頂的山邊有一個小木屋區,約有十餘住戶,地圖沒有標示住戶資料,無從知道有沒有人養豬。

周琪致電流行病學師,請他馬上帶同助手,調動政府汽車,在成和道口會合,然後一同驅車去藍塘道及跑馬地其他山邊巡視。果然只在藍塘道山邊找到木屋區,在十二戶中有三戶養豬,約有二十頭,全是母豬和小豬,助手即時抽取每頭豬的血液樣本,火急送到政府化驗所。養豬戶以為官非臨頭,頻向醫生及周琪講好話以求開脫,周琪此時感到很釋然,因為作為統計師,他無需負責這些官民關係,一切留待帶隊巡視和抽豬血的流行病學師去處理。

在跑馬地山邊滅蚊,同時通告居民防避蚊叮,十日後便阻截了日乙腦炎在港島的傳染。這次追查病毒的偵探工作經四個多星期的努力,順利完成。統計組的輔助功能成績斐然,得到流行病學師的感謝和讚許。

主頁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