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島金融風雲

林   建      梁麟慰
    
在2008年的金融海嘯時,冰島是其中
一個重災區。。。。

The Government Bailed out the People and Imprisoned the Bankers.

最近聯合國公布2015年「全球快樂報告」,頭三名的排名是瑞士、冰島和丹麥 ( 香港排名72,較上次下跌八位 ) ,都是西歐、北歐的中小型國家。

名單中最吸引筆者注意力的是冰島。原因之一是筆者就在一個月前乘坐遊輪Magellan號由倫敦出發前赴冰島,並於冰島的首都, Reykjavik 上岸遊覽了一整天。該遊輪是翻新後的處女航,主題是觀察今年3月21 號在歐洲出現的日蝕。原來在地球上可以看到日全蝕的地域非常窄小。在倫敦及冰島都只可以看到接近90%的日蝕,要觀察到日全蝕,遊輪就要在指定時間到達某個窄小海域,才能體會日全蝕時全黑的景象。

《冰島已不是漁民國家、它是一只對沖基金》

在2008年的金融海嘯時,冰島是其中一個重災區。 著名的財經記者,報告文學作家Michael Lewis 在他2011年出版的《 Boomerang: Travels in the New Third World》對冰島就有很詳細的描述。冰島擁有豐富的魚資源,故漁業長久而來是最重要的經濟產業,共佔其經濟總產值12%以上,亦是國家外匯的主要來源。但冰島政府認為以漁業推動經濟增長力度有限,遂大舉發展服務業,當中尤其銳意發展金融業。政府當年在放鬆對銀行的監管之餘,又把銀行私有化。

到了2000年,銀行的私有化基本上完成後,當地的銀行家就憑冰島漁民勇闖怒海的精神致力發展銀行業務。銀行不斷向外擴張,不計風險地從事高回報的投資, 買入不少次按債券資產就是其中之一。為了獲得資金, 銀行就以高利率政策吸引存戶。銀行提供的高利率及低管制的寬鬆自由金融環境吸引了大量外國資金流入,助長該國金融業快速發展,金融業所佔的經濟總產值由90年代中的15% 快速上升至金融危機前的近27%。該地銀行更四出進行收購,銀行家對收購的業務雖然所知不多,但仍然頤指氣使地干預業務的發展。Michael Lewis在書中對當年的冰島有一個很傳神的描述: 「冰島己不是一個漁民的國家, 它變身成了一只對沖基金」!

《銀行四人幫被判監四至五年》

筆者在登陸 Reykjavik, 作一天遊時,順手翻看當地的報章, 赫然發覺,其中一個大標題是《Bankers Behind Bars》,報導了今年2月冰島最高法院的宣判:冰島最大銀行 Kaupthing Bank 的四名高層的欺詐罪成立,並宣佈維持原判,各人分別被判監 4 至 5年半不等,為冰島史上對於金融欺詐判罪最重的案件。

原來金融危機後,冰島政府於 2008年成立了 Special Prosecutor's Office,開始調查當時違規的銀行家。其中最為轟動的,莫過於是冰島最大銀行Kaupthing的四位銀行家。 在金融海嘯期間,Kaupthing 出現財政危機,銀行當時向外公佈:一名卡塔爾的投資者同意入股持有該銀行 5.1% 的股份,令投資者回復信心,減低對銀行發生問題傳言的憂慮。不過事後銀行遭揭發該筆入股資金是該名卡塔爾投資者從 Kaupthing 銀行非法借出,令人懷疑是銀行造假來藉此穩定民心。

《冰島的破產銀行都是巨無霸》

Kaupthing 的造假,也挽回不了宣佈破產的厄運。 這是一間規模極大的銀行,總資產值達 830 億美元,在美國的破產案例中排名第五,高於安然的 660 億 (破產的資產值排名見表)。 除了Kaupthing 外,冰島的其它兩大銀行 Landsbanki 銀行及 Glitnir 銀行亦宣佈破產,冰島這三大銀行一起算,其總資產值達一千八百三十億美元,在破產榜上將會排行第三, 僅次於雷曼兄弟及 Washington Mutual。

跟據當地報章的報導,Special Prosecutor's Office的調查進度相當緩慢,對很多涉嫌違規的案件都沒有進行起訴, 有關銀行案件的審判也拖了很久才在初等法院判刑, 很多冰島的民眾都擔心最高法院會放虎歸山。可喜的是: 被Special Prosecutor's Office起訴的案件,最高法院大部份都維持原判,Kaupthing被告被判重刑, 更大得民心。一些普羅的網站,就上載了冰島總統Olafur Ragna Grimson 的照片(見圖), 並加上如下的說話:「政府把人民拯救,把銀行家判囚;美國與歐洲其它國家卻是反其道而行。」

表一: 破產企業資產排名榜

作者:

梁麟慰為經濟學碩士,現為卡頓書院金融系客席講師
林建教授為香港浸會大學榮休教授兼香港大學統計精算學系榮譽教授

主頁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