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生大事

黃志涵
全盛時期,公屋居民佔全港
居民四成多。。。。

香港特首和政務司長在政改方案被否決時,異口同聲說今後幾年不再花時間在政改事務,將會集中精神攪民生。言猶在耳,一個重大的民生問題果然爆發:公屋食水含鉛量超標使全民關注,大家都緊張地看政府如何應付和解決這民生大問題?

事件開始時,首先在九龍啟晴村發現食水含鉛超過世衛標準,引起該村居民恐慌,之後其他公共屋村陸續發現類似的驗水結果,一時間好像傳染病爆發,食水含鉛量超標的化驗結果遍地開花,連私人屋村也有案例,這民生問題使特區政府措手不及,招架不來。

香港政府所建的公共屋村為數達 210, 假若公共屋村的居民都因啟晴村事件而對食水品質失去信心,爭相要求政府化驗食水的含鉛量,那將是政府無法承擔的巨大公共健康工作,尤其困難的是如何詮釋化驗結果?和如何根據結果作出改善。所以現在最急切的是爭取居民恢復對整個公屋制度的信心。

香港自1950年代創建公屋以來,至今超過半世紀,全盛時期公屋居民佔全港居民四成多,使不少家庭得以安居樂業,是創造香港經濟奇蹟和維持安定繁榮的重大因素,現在食水含鉛量出了大紕漏,政府固然需要緊急應對,切實找出源頭,和迅速補救。

居民也應保持鎮定加點耐性,給政府一些時間,各政黨也不應藉此民生大事互相攻擊,撈取政治本錢。

兒童血液含鉛量過高的公共健康事件,在 1970 至 1980 年代也曾發生,當時一群很有心的政府醫生,診治水上人家兒童時,發現輕微中鉛毒的癥狀,包括智力和學業成績較低等,於是安排驗血,果然找到血液含鉛量超標的情況。比對其他兒童,水上人家兒童血含鉛量超標的人數比例,比前者顯著的高。

進一步探求鉛的源頭時,發現水上人家兒童因為自出生便生活在漁船上,經常接觸到鉛製的捕魚工具和網墜,所以身體不知不覺地吸收了過量的鉛,使血液含鉛量超標。雖然找到源頭和成因,卻沒有有效的治療方案,因為醫生難以改變兒童的生活環境,直至後來水上人家逐漸改善生活,不少家庭「埋街上樓」,兒童血液含鉛量超標的健康問題,才得到解決。

今次香港含鉛量超標問題,似乎仍聚焦於水的合鉛量而非血液含鉛量,其實後者才是公共健康的癥結所在。在探求鉛的源頭時,順藤摸瓜本來不難找到,但卻碰到「含中國元素」的硬板塊。假若梁振英政權仍以「一國為重,港人為次」的心態去處理事件,則另一次因民怨而起的公民抗爭行動,將難以避免。

主頁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