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國囂民

黃志涵
用另一更大的錯(假冒傷殘人士)
去掩蓋原先的錯。。。。

「遊客」一文發表後,有同學來電郵表示,經常在旅程中遇到行為舉止令人煩厭的中國遊客,她曾在長江郵輪甲板上遇到中國本土劍仙,不想上月在加拿大班芙國家公園的冰川又踫上他們,只見劍仙們「克吐」連聲,痰粒亂射,遊人四散,害得同學及家人羞慚尷尬,心中只想著如何可以避免再受這些人拖累,被其他遊客討厭和敵視。

事實上,現今之世無論走到那裡,已很難避免遇到中國遊客。我們去卡城大商場遊覽和看電影,入場前經過一個傷殘人士專用的洗手間,輪椅客正駛近門口,這時一位中國大媽在她身後匆匆搶前,欲推門而入,旁邊的白人青年以英語告訴大媽,這是傷殘專用的,大媽站在門前朗聲說:「I too handicap。」說完立即轉身入洗手間,當大媽開門走出洗手間時,步伐快速穩定,哪有半點傷殘情況?

這位中國大媽搶先「打尖」直闖傷殘專用洗手間,所懷著的就是一種「老子有錢大晒」的漠視公德和無視法規的心態,可是當有人喝止時,她卻毫不猶疑地說謊,可見大媽也知道做錯了,不過,死不認錯,用另一更大的錯(假冒傷殘人士)去掩蓋原先的錯。

中國成為強國,可是強國人的行為表現,卻是囂張和不守法規,構成「強國囂民」的可怕集體形像。

在卡加利機場候機大堂,我們找到殘障人士專用的椅子,除了推著助行車的妻坐下之外,我們其餘七人都站在她身旁陪伴。不久有三位衣著華麗入時、名牌滿身、看似頗有教養的青年男女走近,毫不客氣地坐在另外三張傷殘椅上,輕鬆地談笑。定居於Calgary已二十多年的兄長,好心地用英話提醒他們,這一排十多張椅子是傷殘人士專用的,一個年青小姐淡然答道:「 I can read。」說完還招手叫了另一位男士坐在她身,四個人繼續用普通話歡暢地高談闊論。

I can read 這簡單答案令我猛然醒覺,年青小姐含意深遠:

「我識英文,當然知道」這些是傷殘人士專用椅子,何需你們多言多事。有空椅子我們便坐。我們不守這些規則有什麼問題?我們是有權有勢有學識的中國人,誰可以對我們怎麼樣?」。

這又是源於那種缺乏是非觀念、漠視他國法規、和有錢大晒的「強國囂民」心態。中國社會今天的貪腐枉法和良知泯滅的亂局,其實皆源於這種心態。這也正正是破壞國家根基的禍根。中國今天稱強,究竟強在那裡?

主頁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