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子樓空

趙自珍
刊出之後編輯說打電話來詢問的
讀者不少。。。。

林燕妮最後的專欄欄名是「寂寞燕子樓」。現在她走了,燕子樓已空。她最後一篇散文,名字是「我又見到永恆」,刊登在她離去同一天。

曾經有好多年,她與我情如姊妹,常常結伴到世界各地旅遊,同寫一個專欄「兩傻遊記」您一段我一段,寫得開心,讀者也讀得開心。她一生燦爛,精彩,她美艷不可方物,身型曼妙,名牌時裝穿在她身上,就像為她而設計。

她著作甚豐,小說散文都有,被金庸稱為最佳女散文作家,倪匡建議把「女」字刪除,變成「最佳散文作家」,當之無愧。


在「我又見到永恆」中,她說:「昨夜,我又見到永恆。。。我看別人,一切在流光之中,時間不由我控制,但可以憑我的筆,把永恆留住。感覺有太多永恆,如您,如他。原來,剎那也是永恆,當您看到這篇文章,可能有剎那的感動。其實,刊出來的文章,已經是永恆。」

她又說:「思念是種溫馨,如果有一天,燕子樓空,不用驚訝,莫問佳人何在,只要記得,溫馨思念是健康的想法。」

她要大家思念她,常常。會的,我們會的,燕妮,一路好走。


《兩傻遊天下》

燕妮和我,第一篇「兩傻遊記」是到意大利的溫泉,那年代,溫泉還未流行。

我們在比薩機場會合,乘計程車到溫泉所在的小鎮Montecatini,泥漿浴,鹽水浴,泥漿是火山的泥,鹽水是極濃如死海般人會浮在水上,在漆黑的小房間,躺在水裡,覺得異常寧謐。。。所有項目都去試,文章圖文並茂,刊出之後編輯說打電話來詢問的讀者不少。

那時候,在這小鎮起家的名化菻~公司 Borghese 的香港代表還特地給我們每人送來一整套化裝護膚品。之後又到過威尼斯的 Cipriani 大酒店,在比奧運泳池更大的泳池中暢泳,因為歐洲工人把英呎誤為公呎,才有這個世界紀錄出現。奧運在西班牙那年去訪問建築中的奧運村。

聖誕節,在如童話世界的瑪碧雅Marbella看海灘,燕妮跑到佛朗哥舞衣專門店,買了三件性感舞衣,高興得不得了。「保証在『波』場不會與別人『撞衫』。」這原是名女人最怕發生的事。

找出舊雜誌,每一篇讀了又讀,「兩傻遊記」寫了年餘,如今斯人已去,思前想後,不禁淚如雨下。

主頁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