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自殺

黃志涵
在家鄉遊山玩水,吃喝玩樂,
無憂無愁。。。。

1923 年胡靜汶出生在廣東省順德豸浦村一個姓胡的富有家庭,家中請了一位老師教誨子女,所以她年幼便在家中與兄弟姐妹一齊上課,一群兒童嬉戲玩樂,喧嘩吵鬧,非常開心。因為全部學生都是東翁的子姪和親戚,老師也不敢太嚴苛,每天只需給予適量作業,使學生有「勤學習、扮忙碌」的機會,便能上和下睦,闔府開心。

靜汶是一個聰明秀麗的孩子,學習很用心,尤其喜歡詩詞、書法,和唱歌。她很有音樂天份,常常在家中唱歌娛己娛人,來她家作客的親友,都很欣賞她的歌藝和表演,是家裡的親善大使。在父母親或家中老人家的生日宴,她的歌聲是賓客期待的好節目,因此她在親友圈中相當有名氣,和她年齡相近的男孩子,很多都傾慕和暗戀她。在 1930 年代,自由戀愛並未流行,因此,有機會接近她的,都是胡家親友的子弟,不少是她的青梅竹馬的玩伴,自幼便培養出很親切自然的感情。

這當中有一位李燦,比靜汶年長一歲,是個活潑精明的少年,他家住順德大良,父親通文墨、識珠算,曾離開廣東,遠赴南京,在粵漢鉄路局工作。他家在鄉間是有學問、有見識、和有地位的大戶人家。


李燦和靜汶都已屆婚齡,感情非常要好,李、胡兩家又屬門當戶對,認識多年,所以當孩子由好朋友轉變為戀人,只需找媒人居中拉線撮合,便水到渠成地,結為夫婦。在盛行早婚的年代,十六歲的夫妻是衆人羨慕的對象,在青春無敵的歲月,兩小口子日夕在家鄉遊山玩水,吃喝玩樂,無憂無愁,也無所事事。

李家長期有人在南京工作,小夫妻在家鄉既無正事,又無意繼續讀書,於是李璨的父親便叫他帶同妻子到南京見見世面,增長見聞。他倆在南京小住三月,便嚮往更摩登繁榮的上海,所以不久便辭別父親,兩夫妻獨自到了上海,尋找他們的新生活。

1930 年代的上海是全中國最繁榮的財、金、政中心,部份人仍沈醉於紙醉金迷、笙歌達旦的糜爛生活。小夫妻到了上海就像生活在溫室中,國家興亡和他們似無關係,他們自由自在地享受大都市的繁榮富貴,這幾年他們走遍上海的名勝古蹟,嚐盡十里洋場的中西美食,也到過不少歌壇舞榭,可說是他們最奢華、最自由暢快的蜜月期。這幾年裡,他們最大的收穫之一,是學了講流利道地的上海話,跟上海人交談,完全沒有溝通的問題。


不久上海也捲入抗日戰爭中,上海各租界連同整個都市都淪䧟在日寇的鉄蹄下,幸好小夫妻仍可退回順德老家,老老實實地過了幾年樸素平淡的鄉村生活。和中國各省飽受日軍殺戮折磨的都市人口相比,他們可算是生活在平安幸福的天堂裡。

1945 年中國打敗日本後,各省初步恢復安定,次年李燦首次離鄉獨往香港發展,起初他在尖沙咀一間酒店寄住,數年後,靜汶擕同兩兒到香港和丈夫團禳A這是一家人最開心的時刻,之後十多年,長子和次子在香港讀書和就業,順利地融入香港社會,次子是最早期參與中歐貿易發展的專業人才,在這方面作出不少貢獻。

次子出生後相隔十多年,三子和四子相繼出生,靜汶在這十多年中,個人承擔教育幾個兒子的重擔,非常忙碌和辛苦,和丈夫好像疏離很多,加上此時,外間不斷流傳她的丈夫風流成性,頻生婚外情的消息,使她悲傷無助,心力交瘁,感到婚姻和家庭都在迅速崩潰中,在絕望傷心的煎熬下,她終於無法控制自己,在四十歲時,跳樓結束生命。

她的死,為兒子留下無窮的哀傷和懷念,但她的丈夫卻好像無動於衷,不久便另結新歡,再婚生子,對靜汶遺下的兩子越覺疏離,使他們同時失去父母之愛,渡過不愉快的童年,面對一個如此無情無義的父親,可真是人生的巨大缺憾。

主頁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