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末回顧2018

靳杰強
彩筆草書千字文一篇,利用展廳的
鋼架結構懸掛起來。。。。

各位親友,您們好!

今年二月,我們去過荷蘭的阿姆斯特丹,是應一位崇基挍友陳耐持女士邀請杰強參加她所策劃的展覽而去的。近幾年,她在那邊用書法創作裝置,深得藝術界的關注。她聽見杰強在美國也創作書法裝置,便邀請他參加阿市東區視覺藝術中心的展覽。該中心的展廳又高又闊,是展出裝置的好地方。杰強用三十卷紙,彩筆草書千字文一篇,利用展廳的鋼架結構懸掛起來,成了一個六米多高的立方裝置。耐持在地面舖上她的書法,使裝置向前後擴展,與垂下的卷子相映成趣。展覽開幕的時候,耐持又請了兩位現代舞蹈家來表演。她們在書法裝置中隨著音樂起舞,與草書化為一體,使作為視覺藝術的裝置闢出了新境界。

五月,杰強的長兄埭強從香港來訪,在美京藝廊舉辦個展。六月,兒子民彥趁一個學術會議,和他的家人來過美國德薩斯州。由於時間關係,他們不能回來探望我們。我們也因為女兒民英產期在即,不便到德州和他們會合。那個月,民英產下女兒,取名仁慧,英文則叫 Mia。加上四歲的男孩仁毅,他們便是四M之家(Matthew, Min-Ying, Max, and Mia) 。仁慧很用心吃奶,母親也用心喂,出生時體重只是統計重量百分之十的小巧嬰兒,不多久便追趕成為百分之六十的中型小寶寶了。該月,美京藝廊也辦了杰強的展覽。

八月,民彥再度來美,在新墨西哥州的聖達菲城開會。這次他只是獨個兒來,但也趁週末回到馬利蘭,看看我們和民英一家,尤其是新姪女仁慧。


<香港靳家大團聚>

十一月初又是我們訪港的時候。今年崇基學院舉辦的區建公紀念書法比賽已是第四屆,是我們訪港原因之一。杰強早前得到廣州蘿崗蘭亭書畫社的邀請,在那裡舉辦個展,故安排到十一月,一起辦這兩件事。後來崇基學院的友人陳永勤教授剛在中文大學深圳分校的思廷書院履任院長,知道杰強在廣州展覽,欲巡迴展出杰強的書畫。幸好日期安排得來,在我們離港前兩天開幕。

我們在港第一個星期,杰強和另兩位評判做了評審。第二個星期,便到蘿崗佈展,得書畫社的友人熱情招待。原來書畫社得一位商家支持,出錢出力。他在社區裡,交遊廣闊,辦起事來一呼百應。社長是專業畫家,做事一絲不茍。歷年來,該社得我們的好友鍾耕略兄的指導,使它極受廣州藝術界的敬重,是很難得而成功的私營畫廊。

一九五零年代中,杰強在廣州十三中讀過初一和初二兩年。年中,他和十三中的同學聯絡上。這次,同學們結隊蒞臨蘿崗展的開幕式,使展覽增光不少。后來我們又參加他們初中畢業六十周年聚餐,參觀母校。原來十三中原名教忠中學,由光緒翰林丁仁長創立,是廣州最早的學堂之一,學校現有碑刻記載校史。杰強就讀時的校舍都重修或重建過了,但操場和建築物的位置依舊。



<迎迎、立萱和立騰>


<仁毅和仁慧>

我們也在附近街道走了一個圈。以前的文德路和中山五路交加路口的醬油舖致美齋還在,但舖位小了很多。杰強記得上學經過的時候,總看見一位店員拿著一個葫蘆,在一大桶芝麻醬上頻頻壓動,每分來鐘再用勺子撇出麻油。學校南鄰的中山圖書館仍在,現為中山圖書館文德分館 ( 少兒部 )。以前的永漢路已在文革後易名北京路,是步行街。新華書店仍在,據說是受保護的建築。街道中央有兩個平蓋的玻璃窗,其下有考古挖坑展示明代和宋代的路面,又有宋城門的石門檻和石門枕。我們看著遺跡,不禁緬懷古代,對比今昔。

十二月初,民彥、淑珍、立騰、立萱一家四口,從星加坡到香港和我們會合。我們一起去迪士尼樂園,立騰和立萱都很喜歡那裡的玩意。立騰愛坐旋轉杯子,拚命轉動杯中柱子;立萱要坐過山車,說不在乎她自己夠不夠高,只在乎有沒有膽色。在大夥聚餐的時候,立萱和堂姊迎迎一見如故,難捨難分。可惜仁毅不在,不然立騰和他兩堂兄弟也會玩成一團的。

我們十二月八日回美,二十日與潤嫻的妹妹和姪女及好友等一行十一人到冰島遊覽了幾天。冰島是看極光的好地方,我們也登上看極光的旅遊車,到市外原野試試,一睹飛揚的光彩。但可惜多雲,加上滿月當空,我們在冰點左右站了兩小時,也得空手而回。同行的攝影朋友前一天去時沒雲,看到了,有影象與我們分享。冰島的海產豐富,鱈魚肥美,雖是最簡單不過的炸魚薯條餐,也絕不平凡,意大利餅亦用上龍蝦!雖然看不到極光,我們仍很享受這一次和好友一起的旅程。

祝各位健康如意,新年快樂!
杰強潤嫻,2018.12.31

主頁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