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大排檔

趙自珍
新的面目比以往整潔,衛生,
而且光亮。。。。

《原始的美味》

香港以往街頭巷尾都有「大排檔」,露天,在街頭擺上簡陋的桌椅,不論冷熱,都在街上炒菜,洪洪爐火中炒出來的小菜有一種原始的美味,非星級餐廳所能代替。曾幾何時,逐漸消失,聽說還有一兩檔生存。不是永遠匆匆過境的我有機會找尋的。

而新加坡,街頭小販不但生存,最近有八十多萬人連署,為這些「熟食中心」申請聯合國非教科文組織 UNESCO 的「非物質文化遺產」。「熟食中心」,是新加坡政府把這些「大排檔」集中起來,組成熟食中心,每個熟食中心都有一百多個攤位,不但成為民眾美食最佳去處,也吸引許多遊客。

新加坡不大,但有一百一十個熟食中心。合起來有超過一萬個攤位。連新加坡總理都支持,他形容這些熟食中心是社區飯堂。很高興新加坡人支持這些街頭食店,相信,不會像香港大排擋般消失。


《意猶未盡》

很高興新加坡的「大排檔」不但沒有消失,而且發揚光大,以另一種面目出現。新的面目比以往整潔,衛生,而且光亮。以往有些在商場內的熟食檔,光線幽暗,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曖昧。如果不是美味難求,相信會嚇走不少人。

現在新加坡的商場大都經過改建,差不多每一間商場,都會撥地給這些已經不再是大排檔的熟食攤,中央有桌椅,有專人清潔收拾。每次到新加坡,都希望吃海南雞飯,在這裡,就叫做雞飯。這天去到一個新商埸,看到印尼食物,魚旦粉麵,甜點,福建的炒貴刁,廣東燒味,燒賣,看不到雞飯,十分失望。

「有呀!」同行的朋友說,原來縮在一角,由一位穿穆斯林裝朿的大嬸守著,不知道是否正宗,姑且一試,雞,飯,連湯只賣四元坡幣,那是美金三元多,出乎意料的嫩滑。意猶未盡,大家都多要一份,撐死才算!


《夢,終於醒來了》

已經兩,三年沒有到新加坡,這次因事到此,索性留一個周末,好見見親人。告訴二嫂嫂,千萬別又請我到又貴又難吃的歐洲餐廳。

「您想吃什麼?都依您!」

「小印度的咖喱魚頭!」

那容易,她說,我指定:「要到用蕉葉做碟的那一間。」自從多年前二哥自成帶我去過之後,念念不忘。簡直朝思夢想。帶虒U分期待,終於又來到新加坡的小印度。景物依稀。坐下來,我們點了咖喱魚頭,大蟹,咖哩素菜和一些印度小點。

魚頭上桌,一看之下大失所望,不是記憶中的大魚頭,看上去只五,六吋大小,怎麼可以叫是大魚頭呢!肉也不多,味道尚可。大蟹端上來,更加失望,寥寥幾塊,看不到蟹蓋和蟹鉗,有點像在煲底的剩餘物資,莫名其妙。

只有印度著名的黃薑飯還可以入口。不知道是期待太高,回憶太美好,還是這名印度餐廳有點沒落。夢,終於醒來了。


《行程中之 敗筆》

在香港長大,香港人吃中餐講究「鑊氣」,師傅炒好菜,熱騰騰的端上桌最受歡迎。相信大排檔受歡迎這是原因之一,從下鑊,炒好到上桌不過短短十數分鐘,不像有些餐廳從廚房到大廳有一段距離,菜到桌上,鑊氣無存。

新加坡的大排檔現在集中管理,檔與桌子的距離不遠,還能保留若干鑊氣,而且選擇多,有南洋印尼各地美食。仍然是我最愛到的地方。

這次新加坡朋友堅持不許我們到離酒店不遠的鈕頓圓環,說那裡是遊客去的。開車來接我們,在周日繁忙時刻,開了一小時多的車,在停車場走了幾條街,到達一間酒店的三樓。原來是自助餐廳,就是香港人叫的「布菲餐」。

雖然有著名印尼河粉叻沙,也有炒貴刁,其他是平常的炒飯、炒麵,乏善可陳。而且收費奇昂。說是豪華版的大排檔,豪華不錯,還有桌布,只是亳無大排檔氣氛,食物全部不冷不熱,胃口倒足。是新加坡之行的敗筆。

主頁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