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30週年

黃志涵
香港人如常上班,多數人都面帶
愁容和怒容。。。。

1988年夏天我帶同全家移民加拿大,當時香港一片興盛繁榮,港人生活在安定平穩的歲月裡,我不禁懷疑,是否需要走得這麼早?

抵達多倫多後,經過九個月努力求職,終於在1989 年4月找到第一份工作。同期為兩兒找到合適的小學和初中繼續升學,妻子也在病童醫院找到半職的醫療傳譯工作,一家人的職業和學業都算安穩下來,完成了移民安頓的第一步。

移民安居不足兩月,中國便發生了震驚全球的六四天安門事件,據報章及電視報導,大批中國青年因參與北京的民主運動,在 1989 年6月4日被拘、被囚、或被殺,準確數字無人知道。在全國及北京醞釀多時才發動的大規模群眾運動,一晚間便被解放軍武力鎮壓而瓦解,事後很多學生領袖逃亡各地而暫時失蹤,支持他們的聲音也靜下來。

可是中國對外貿易卻差不多停頓,全國經濟受到重大打擊,但這些事件沒有嚴重影響中共,掌握人民生死和命運者,仍是中國共產黨。


六四事件發生前個半月,我在加拿大找到第一份全職工作,在多倫多市政府上班,工作地點很靠近唐人街,午飯時間走在街道,會碰見很多香港人,這小區裡有一間華人小書店,每天中午便開始售賣星島、明報、和世界日報,來買中文報紙的人很多,雖未相識,也會打個招呼,頗有親切感。

1989 年5月開始,中國北京的民主運動迅速發展,在天安門廣場集結的學生越來越多,每天流傳很多新聞,所以小書店成為香港人購買報紙,和交換口述新聞的聚腳點。

發生六四事件後的第一天,香港人如常上班,多數人都面帶愁容和怒容,午飯時,聚集在小書店的人比平時多,大家都急茯搕丹@政權,為什麼動用大批解放軍,拘捕甚至殺害和平示威的青年人,報紙供不應求,很快賣完,這時已有港人團體,在報章以廣告呼籲所有居於多市的華人,一同參加週末中午在市政廣場舉行的支援六四大集會。當天,離開週末只有三天,主辦團體也估計不到,到時會有多少人參加。


週末,我們一家四口乘坐地鐵到多市大會堂,兩兒攜同早一晚製作硬紙標語,十一時許抵達大會堂廣場,參加者已經站滿大半個廣場,聲熱浩大,估計約有一萬多人參加,是多市從未有的盛大華人集會。我們入場後,便遇到很多久未見面的香港朋友,原來大家已在不同時間移民加國,一直未有見面機會,這次遇上大是大非的六四事件,便不約而同地走上街頭,聲援中國青年,和嚴正譴責殘害人民的中共政權,人同此心,心同此理,所以異地重逢也毫不驚訝。之後三十年,多倫多每年都舉辦這類紀念活動,我已不再每年出席,不過「平反六四,追究屠殺學生責任」的心願仍然掛在心頭。

六四事件的發生,對我的最大影響是消除了回歸香港的念頭,因為初移民的一年多,在加國找回專業工作不易,常產生轉身返港,復職高級統計師的想法,六四事件令我更加不信任中共政權,不能走回頭路,從此專心一致地,用多年時間,尋回專業,安心工作,踏實地做加國公民。

主頁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