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風雲 (一)

趙自珍
也許是受到過教訓,知道這些
病毒的厲害。。。。

《不是謠傳》

去年,因為不平安,很少到香港。待情況好一點,以為一切如常,忙不及訂三月和五月的機票,怎知道,一場武漢肺炎把一切打斷。

前兩天,報導登出在中國,第一個犧牲醫生的照片。六十二歲。2003年,我的侄兒從星加坡來美國開醫學會議。抽空來紐約找我,幾個侄兒中,他與我最親近。姑姪兩人都愛美食,相處愉快。當他知道非典在星加坡爆發,提前回去。

不久一位不算熟的朋友打電話問我是不是有一個親人是星加坡的心臟科醫生。「是的。他上星期才回去。」

「他是第一個犧牲的星加坡醫生!剛在網上看到的。」

不相信,怎麼可能?還罵他造謠生事。馬上打電話找他,向醫院說明我和他的關係,醫院不肯透露任何消息。找到嫂嫂,證明不是謠傳。他為一個感染了的病人開刀自己也感染。那一年,侄兒光灝才三十八歲。是星加坡第一個也是唯一因為非典犧牲的醫生。


《不單是中國與香港的問題》

在廣州,學校,機關,工廠在春節之後延遲復課復工,做成的經濟損失難以估計。在美國,竟然也人心惶惶,紛紛發出通告:謝絕中國來的訪客。

雖然住在紐約,常常往返廣州,客戶都想知道我十四日內有沒有到過廣州或是中國其他地方,如果有的話,也許把約好的時間推遲一些。比十七年前的 SARS,慎重得多。也許是受到過教訓,知道這些病毒的厲害。

國內的朋友,日常通話是「口罩」,今天搶到了多少盒,可以支持多久。想到二月份在巴黎還有一個紡織展覽,想訂購一批帶去送給同事。才知道紐約也缺貨,只有一間公司,說現在下單,兩星期後交貨,價錢提高了三倍,真是趁火打劫。

顧慮到往巴黎參加展覽的客戶,會不會害怕中國公司員工有感染風險而避免與我們接觸。很多未知問題。已經不是中國香港的問題,而是全世界的問題了。

《不幸言中》

武漢,一直以來對我而言都是一個地名,完全沒有概念在什麼地方,在那一省,有什麼景點,有什麼歷史遺跡,沒有印象,連「武漢」這名字都十分模糊。一夜之間,武漢名傳天下。可惜不是什麼好事,而是因為全世界聞之色變的「冠狀病毒」。

原來武漢在湖北。原來武漢是個歷史名城。可以追溯到五,六千年前新石器時代,遺跡依舊可以找到,大禹治水的時候路過武漢,登龜山望兩江,足跡處處。不論什麼歷史遺跡,都比不過一個名為華南海鮮市場,實際上賣野生動物這樣受全球傳媒注目。

網上還傳出網紅生吃蝙蝠,十分嘔心。「很難吃」,她苦著臉說,「試試煮一煮看看會不會好吃一點。」已經到了為增加知名度無所不用其極的地步。想不到現在還有人這麼愚昧無知。而且完全置病毒專家們所說:「如果人類還不提高警惕,下一次的病毒除了動物感染,還有人與人之間感染的可能。」


《去還是不去》

「會議取消啟事」,接到客戶一封電子郵件,莫名其妙,過去兩個月都沒有到過中國,這算是什麼?原來還有下文:「貴公司紐約分公司員工,曾經在一月中參加巴黎內衣展,與總公司人員接觸,為保證本公司員工的健康,請於巴黎展結束後十四日,再另訂會議日期,不便之處,敬請諒解。」收到這封郵件之前,還未察覺問題的嚴重。

二月中巴黎還有另外一個展覽,如何是好?即使如期參展,不保證有客戶會到與中國有任何關聯的攤位。一季的努力,就是為這個展覽會。如何是好?幸好收到總公司指示,巴黎二月份展覽由歐洲的同事負責,不會派中國同事出席,「那我呢?」身份尷尬,不屬於中國同事一組,但是不節不扣的中國人。

「您自己決定吧!喜歡去就去,不去也沒關係。」

去還是不去?多年已不相信求神問卜,這一次,竟然有去卜卦的衝動。

主頁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