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馬遠雪景山水

靳杰強
步楊皇后題畫詩韻

多年前訪上海博物館,在禮品部見到一卷馬遠雪景山水四幅合裱的手卷複製品。這卷製作精美,綿帛傳統式裝裱,原寸的圖像,筆畫細微之處也清晰可辨,我便買了下來。不料在書櫃裡一放便過了十幾年,去年秋才無意中在櫃底翻出來。我展卷細覽,深覺這四幅雪景山水精妙絕倫,譽之為中國畫中最簡潔有力的作品也不過分。我便拿到書畫社的班上,和同學一起砌磋。

馬遠(1160 - 1225)是南宋著名畫家,他和夏圭一變北宋全圖式的巨製而專注一角景物的描繪,有馬一角的稱號。論者謂南宋偏安,只保半璧江山,故有一角山水的出現。但馬夏這種風格,是出於偏安局面的影響呢,還是,來自藝術觀念的突破呢,那就只有馬遠和夏圭二位古人才能知道了。不過角景的風格常為後代畫家採用。這種以微知著,以片面窺大局的手法正合元明文人畫的取向。而且角景讓出很多空間,對襌畫的發展也有一定的引導作用。所以一角山水對中國畫的發展是有很大影響的。

無論如何,這四幀將一角的手法推到極點。如第二幅,畫家完全不寫近景,中距離也衹畫一隻小船,遠方就是一排雪山,兀立在畫面的右方。左方則一片空濛,使茫茫的江水,在漫霧中來無蹤去無跡,神秘莫測。這種簡單有力的描繪,深刻地表現了篙師在嚴冬生活的艱苦,和人在大自然中的渺小。

又如第四幅,畫家在左下角繪畫了一間草廬,傍坡靠水。坡上林木幽深,屋後襯上幾株被雪壓低的竹枝。無論樹、竹、茅屋和石上的斧劈皴都只寥寥數筆,但極具蓋括性,將出塵的意境表露無遺。畫家再從這一角景物跳出來,跨過畫面中部一大片空間,在右下角處畫了一隻小船,與左方的景物遙遙相對。這樣的對比和抗衡形成一種張力。就是這種張力充實了畫面的空間,增強了畫作與觀者的共鳴,令人看了不能忘懷。

這四幅小景,各盡其妙。其中尤以空間的處理最為突出。這裡的空間並非空白,而瀰漫著霧,在江上若有若無而以多姿多采的形態出現。它或在天邊伸展過來,或浮山腰,或盤桓遠岸,或從江面冉冉上升,。。。。,都是難以捉摸的境界。但畫家以高超的墨染工夫,烘托出來,使畫蘊含著無窮的趣味。

同卷又有楊皇后(1162 - 1233)的題詩,每畫各題七絕一首,以另外四張紙親筆書成,與畫連珠合裱。我讀了她的詩,覺得是一個學習寫詩的好機會,便試步其韻,題於自己臨摹的畫上。今借園地,將拙作詩畫刊出,請各朋友指正。

<一> 雪暗橫江倍苦寒,樓臺倚岸亦偏安,峰巒穆穆排天際,朔漠風吹到彩欄。
(楊皇后詩:江樓簾幕捲清寒,觸地飛飛不自安,酒力醒時風力勁,一聲冰柱響雕欄。)


<二>(孤雁出群格) 冬寒積雪厚難融,孤櫂飄摇覓遠蹤,江水茫茫重嶺下,遙思故里鎖千峰。
(楊皇后詩:江面澄清雪未融,扁舟演漾水無蹤,篙師不用匆匆去,偏看廬山群玉峰。)

<三> 野外平沙送雁鴻 ,漫天冰雪捲寒風 ,飛簷掩映斜廊沒,一角山河夢幻中。
(楊皇后詩:江天畫角起征鴻,慘憺陰雲不定風,十二玉欄何處是,參差多在暮寒中。)

<四> 孤村飛雪掃塵埃,廬凈無朋亦枉哉,夜寂門前輕楫過,驚疑北國故人來。
(楊皇后詩: 乘興須知聊復爾,偶因興夜亦悠哉,從今雪月交光夜,為問故人來不來。)
主頁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