蝸居練字:臨張黑女碑

靳杰強
它的字形偏扁,且常有上大下小
的取勢。。。。

近幾個星期,美國新冠肺炎疫情猖獗,我們都要實行社交疏離,蝸居家中。對我來說,在家中最好的活動就是寫字畫畫了。一天,我在書架上拿起一本張黑女碑,便坐下來操筆臨寫。

張黑女碑又稱張玄碑,是北魏普泰元年(351CE)刻立的碑,原碑早己失歿,僅存拓本,書寫的人也沒有署名,但書法精美,為後世書法家所推重。

張黑女碑的書法,有它特別之處。它的字形偏扁,且常有上大下小的取勢。像日、目、自、口、田、門等,不管是自己成一個字或是某字的一部份,都多作上大下小的梯形。其它的字也常作上大下小的結體,如皇、靈、星、辛等。這樣常使字表現出一種險絕的結體。以皇字來講,它上方的白部,寫得特別大,好像故意將下面的王部壓縮了,王部也偏處右方,使字取側倚之勢,有危而不倒的險態。

碑上字體的捺也很特別。如水字的捺,我們通常都在中線左方 45 度左右伸出,但它都較偏向水平的方向,而捺刀出鋒更向上挑。在 土反 字的又部,捺衝破彎尾撇橫向伸出,有強弩出刃之勢。又由於這種取勢,天字的撇與捺便有很大的跨距,像要張開一字腿的舞者。之字的捺更幾乎是水平的筆畫了,它和上面幾筆構成一個壓縮的彈簧,一觸即發。這偏向水平方向的捺,被近代書畫家張大千採用,成為他的書法特點之一。

碑中最奇特是戈部帶勾的弧筆,就是成、茂、感、威和歲等字中的弧線在右下角起勾的那一筆。對這一筆,我們通常都只作一個彎,張黑女碑,則寫出兩個彎如反 S 的形狀,甚至三個彎如反弓字。這樣的寫法使戊內的空間很寬闊,可以藏下很多筆畫,寫起感、威和歲等字來,便大派用場了。

我買了這個帖很多年了,平時作欣賞的多,今次真的臨習,還是第一次。經過幾次拋入廢紙簍,才能一口氣寫完,也自覺對這碑的書法認識多了一些。


主頁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