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與世界

趙自珍
自從離開香港之後,就覺得
我的世界有兩個。。。。 。

《 門內門外》

家,現在真正成為每一個人的堡壘。以往上班上學,下班下課,有時候還與朋友吃飯談天後才回家,意義沒有那麼深刻。現在差不多二十四小時都在家裡,想不當為堡壘也不可能。在家門內,只要常常消毒,沒有病菌,不會感染,沒有人示威,沒有人搶劫,把門關上感覺安全。

門外,是另一個世界,街頭很可能都是冠狀病毒細菌,已經教人害怕。現在加上示威,示威不和平,放火,打破橱窗,搶劫,走在附近,很容易牽連在內,萬一走避不及,給人碰到,撞到,受傷投訴無門。雖然現在示威比較小暴力,但每一州,每一個城市,每一區都在發生。門外,感覺很不安全。


是不是以後都躲在家裡,不出外,不與人接觸?這樣的念頭,常常在腦海中出現。不用說穿洋過海,就是對面馬路,也不願意出門走過去,街道情景,隔個窗兒看看就是了。

《兩個世界》

自從離開香港之後,就覺得我的世界有兩個。當時我到了法國,白天上課,一出門接觸的是法國人,說法語,是一個不熟悉的世界,尤其是法語一知半解,與「世界」格格不入。下課之後回到家中,與家人說粵語,看香港朋友寄來的報紙,雜誌,小說,給朋友寫信,讀朋友的來信,融入自己熟悉的世界。


到了美國感覺似曾相識,不過語言從法語變成了英語,這裡有唐人街,中文報章,與香港感覺拉近了不少。平日上班,與客戶接觸用英語,環境與唐人街兩様,真的是不同的世界。有時候想,這麼多在美國的非美國人,他們是不是都像我這樣活在兩個世界裡,長期下來會不會精神分裂?

近年常常會回香港,香港與我小時候的香港也不一樣,不屬於兩個世界之中。近期,全球都有瘟疫,外面又是另一個世界。不知道何去何從!

主頁 | 目錄